北方文学网
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《北方文学》杂志!
   当前位置当前位置:首页 > 短篇小说 > 盐河旧事 相裕亭

盐河旧事 相裕亭

论文查重   作者:相裕亭   时间:2016-09-14    阅读:


银  凤
 
  银凤是二姨太从娘家那边带进吴府的丫头。二姨太过世以后,吴老爷念其旧情,想收她入室。大太太不让,大太太觉得银凤出身贫贱,不配伺候在老爷的锦被玉枕边。大太太找了个媒婆,暗中将她许配给城东的阿贵。等吴老爷知道此事,银凤已经被阿贵领走了。
  阿贵是个拣煤渣的。
  那时间,日本人已经驻扎到盐区,并在城东盐河入?诘奶餐可,建起了一座威威武武的小电站。阿贵每天从日本人的小电站里拉出煤渣,摊在盐河边的滩涂上,挑出煤渣中尚未燃尽的煤核,卖给城里开饭馆的和街口烧水剃头的匠人。入冬以后,天气变凉,阿贵还会肩挑手提地将煤核送进盐区的高门大院,专供有钱人家的老爷、太太、大小姐们燃在手炉、脚炉里取暖。
  阿贵所售的煤核,已经在日本人的高炉里燃烧过一回了,此番再燃起来,已不起烟雾,可谓无烟之煤,倍受高门里那些爱干净、讲穿戴的贵妇人们喜爱。美中不足的是,煤核并非煤炭,它的热量有限,再次燃旺以后,红莹莹的小火苗,恰如小猫嫩舌头似的,舔食不了几下,就没有后劲了。阿贵呢,尽可能地挑出上好的煤核,送给盐区的有钱人,图个夸奖,讨个好价儿。
  吴老爷打听到阿贵的生存处境,私下里把东盐河边的二亩薄田赏给了他,让他领着银凤好好度日月。
  阿贵是个老实人,快四十岁了,娶了个花朵一样好看的银凤,如同得了宝似的,整天变着法儿哄着银凤开心。银凤呢,原本是个丫鬟,享得了清福,也受得了苦难。农忙时,她帮着阿贵挖田、浇菜园子;农闲时,她也同阿贵一道拣煤核,只是她不去拉煤渣,只等阿贵把煤核拉到家院以后,她再帮阿贵把拣好的煤核,分出三六九等。尚好的,留至天凉以后,卖给盐区的有钱人;下等的,出售给城里的茶馆、酒肆。有时,他们自家也烧一点。但是,多数时候银凤舍不得烧阿贵辛辛苦苦拣来的煤核,她在盐河边拾些芦柴生火做饭,也就凑合了。
  阿贵他们家,住在东门外的盐河边上。
  东门外,就已经远离城区了,再往东面盐河边上去,压根儿就没有几户像样的人家。先前,那一带是盐工们“滚地笼”的不毛之地。而今,多为乡下来的拾荒者。
  那些拾荒者,拖家带口,临时用芦席、蒲草搭建一个小窝棚,一家老小灰头土脸地住在里面,房前屋后,堆满了酒瓶子、破纸箱、乱绳头等破烂儿。像阿贵家那样碎砖到顶的茅房、树枝围起院落的,就算是鹤立鸡群了,银凤很知足。
  当然,阿贵家的“鹤立鸡群”,归功于阿贵的勤劳,他白天黑夜地拉煤渣、拣煤核,大钱挣不到,小钱还是源源不断的;再者,阿贵娶了银凤那样一个女人,也给他带来不少福气。
  银凤很会持家的。
  银凤依托盐河养了一群鸭,当院的空地儿种着蔬菜瓜果。自家吃不了的瓜果,就让阿贵带到城里卖。有时,她还会挑些新鲜的蔬菜、或刚刚下枝的瓜果给吴家送去。比如开春的头刀韭,入夏的麦黄杏,以及挂花带刺的脆黄瓜,坠弯了枝丫的水蜜桃啥的。但,那样的时候,银凤并不是自个挽着篮子送到吴家去,多数是让阿贵顺路带上。
  银凤若是进城,或是要到吴家去见什么人、说个什么事儿,尤其是赶上二姨太的祭日叫她参加,她会很体面地叫一辆黄包车,去见吴家的老爷、太太们。时而,她还要摆摆谱儿,故意让拉黄包车的车夫,在吴家的大门外候着她。
  银凤家居住的东门外那一带,全是土渣路。平日里,原本就不平整的路面,被小日本拉煤的大车轧得坑坑洼洼,赶上雨雪天,路面泥泞,四处积水,寸步难行。银凤若是赶上那样的天气出门,她就让阿贵专程去城里叫辆黄包车到家门口接她。银凤不想湿了衣袂、鞋袜后,狼狈不堪地踏入吴家门。
  这年隆冬,一个大雪纷飞的午后,东门外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,一辆日本人的拉煤车,把一位贵妇人轧死了。肇事现场很凄惨,张狂的日本货车司机,车轮子从那位贵妇人的脑袋上轧过以后,连车都没停,直接通知盐区警署房去处理后事。
  警署房的“黑狗子”们,跑到现场一看,死者穿着细软,料定是盐区有钱人家的妇人,连夜派人上门打探?赡前“黑狗子”,一连跑了数家高门大院,皆无打探出尸源下落。
  消息传到吴老爷那里,吴老爷想到当天是二姨太三周年祭日,慌忙派人通知阿贵去现场认尸。
  阿贵赶到场后,一把拽下死者的丝绸手套,看到死者指甲里的乌黑炭泥,当场便失声痛哭,且边哭边喊:“银凤呀,你去时坐着黄包车,回来时怎么就舍不得了呢!”
  原来,银凤到吴家时,每回都是风风光光地坐着黄包车去?苫乩词,她为了节省车费,车出东门以后,她就下车步行了。没料到,此番赶上雨雪天,日本人拉煤的卡车开来时,她为躲闪眼前一个小水坑,脚下泥水一滑,一头栽进卡车底下了。
  
婊  子
 
  盐区解放的那年冬天,宓三从青岛带回一个女人。
  那女人蛮洋气的,穿着长大衣,围着坠穗儿的宽围巾,脚上蹬一双高帮的软皮靴子。宓三领着她,在盐河口的小码头上岸以后,见到村里的孩子就分糖果儿;遇到熟悉的男人便撒烟卷儿。孩子们得了糖果儿,口中甜着、手里攥着,还想再讨几块揣进兜兜里,便跟在宓三和那个女人身边跑前跑后。而吸上烟卷的男人,吐着烟雾,用很羡慕的眼神,看着宓三和宓三身旁的那个女人,寒暄一句:“回来啦——”
  女人微笑,不说话。
  宓三则堆着满脸笑容,回一句:“回来了!”更多的话,可能是因为那个女人在跟前,或是宓三正在街上走着,前前后后都是熟悉的乡邻,他还要给前面街口的长辈们点火上烟呢,不便更多地客套。随之,领着那个女人往前头走了,后面的男人,便很怪怪地议论:
  “我操,这龟孙,在哪整来这么个女人,还挺俊的!”
  “是呢,小腰一扭一扭的。”
  “熊歪嘴子,艳;共磺沉!”
  歪嘴子就是宓三。
  此前,宓三一直在青岛拉洋车。前几年,父母在世时,他经;乩。近几年,父母不在了,他回来的就少了。老家这边,除了一个近门的叔叔,再就是父母留下两间破茅屋。宓三此番回来,显然是奔着叔叔和他那两间破茅屋来的。叔婶一家,见宓三带回了女人,都很高兴。
  当天晚上,叔叔陪宓三坐在桌边喝酒,婶子擀了一锅热面,临出锅时又去院中剪了几棵雪下的翠菠菜,给那个女人装面时,婶子还特意往她碗里窝了两个荷包蛋。那女人捧着热面,忽而感到家的温暖,一双毛茸茸的大眼,扑闪了两下,便有晶莹的泪花闪烁出来。
  然而,次日清晨,叔叔一家,连早饭都不管他们了。
  昨夜,宓三与叔叔喝酒时,讲了那个女人的身世。
  叔叔当场就冷下脸来,叱问宓三:“奸犯与娼妓,死后都不能入祖坟,你知道不知道!”
  宓三把头深深地低进裤裆里。
  叔叔训斥他:“你赶快把那个女人给我送走。”
  宓三含着两包热泪,他想跟叔叔说,他今年已是四十奔五的人了,又是个歪嘴子,若是再把眼前的这个女人送走了,他这辈子可就讨不上老婆了?赡腔吧形闯隹,叔叔就看穿了他的心思,正颜厉色地告诫他:“说上天,你也不能娶个婊子!”
  宓三无话。
  末了,叔叔说:“好啦好啦,啥话别说了。天亮以后,你就把那个女人给我送走。”
  可天亮以后,宓三领着那个女人并没有走远。他领着那个女人,回到了父母留下的那两间破屋里。
  解放初期,娼妓属于政府的打击、惩治对象。此时,宓三若是把那个女人送出去,交给人民政府,她将要面临劳役或牢狱之灾。对此,那个女人非常感激宓三。所以,当密三领着她回到自己的祖宅时,女人弯腰捡起地上的破砖断瓦,两眼温和地看着宓三说:“我们就住在这里吧!”随即,女人摘下手上戒指、耳朵上的坠子,让宓三去换几个钱,把房子拾掇一下。
  这期间,村里人很快知道宓三领来的那个女人是个婊子。街坊邻居们都把那个女人看作是红颜祸水,尤其是女人们,她们表面上装作与那个女人很友善,内心里却无不蔑视她、唾弃她,生怕自家的男人沾上她的臊气;而男人们的反应正好相反,他们在公开场合,或是在自家女人面前,都表现出唾弃那个女人的样子,可私下里,个个都想找个机会接近她、亲近她。原因是,那个女人是个婊子,好像做了婊子的女人,腰带就不紧了,人人都可以占她便宜。
  宓三很无奈。
  刚开始,宓三对那个女人还是蛮好的。后期,可能是因为那个女人太招人眼了,常有下作的男人,半夜里围着他家宅院学夜猫子叫。宓三便骂女人:个卖B的!女人无声地哭泣,时而也小声支吾几句。待夜深人静,宓三猛不丁地会问她窑子里的事。
  那女人多数时候不说。即使说,也都说些无关紧要的。比如,窑子里一天吃几顿饭,每顿饭都吃些什么样的鱼虾之类?伤底潘底,她就说露了馅儿。有一回,女人对宓三说,窑子里每过午夜,会送一碗汤汤水水的热面,那热面底下,总要窝着几块强筋壮骨的肉片,筋筋道道的,香是蛮香的,只是不能细嚼慢咽。若是因为吃面,让客人“跳”了脚,老鸨就要掼脸子……那女人还想说,在窑子里,做的都是体力活,每上来一个男人,都巴不得把你生吃活吞掉。所以,午夜以后,不添些食物,根本撑不下一个通宵。那话,尚未出口,发现宓三把后背转给她了。
  显然,宓三蛮在意她的过去。
  宓三曾问过那个女人老家是哪里。宓三并没有想送她回老家的意思,只是一时兴起,随便问问。
  那女人便敏感地涌起两眼热泪,她说自己离家时年岁尚小。而今,数年已去,老家是哪里,早已不记得了。
  但是,转年清明,有人看见那个女人独自在村西盐河大堤上,向着西北方向磕过头。也就是说,那女人的老家,在盐区的西北方向,没准就是山东兖州、临沂那一带。至于,具体是哪里,那女人怕丢了祖宗脸面,对谁都不说。
  
  后期,那女人走了。
  有人说她回青岛了;也有说人她回山东老家了;还有人说她没有走远,就在盐河口小码头那边的老街背巷里,重操旧业,做起了暗娼,维持生计。
  总之,那女人走后,再也没有回来。
  而今,几十年过去了,盐河大堤上,宓三的坟茔中,只孤零零地埋葬着宓三一个人。
  
十里红妆
 
  沈娘给儿子娶亲时,沈家那宝贝儿子沈维,正在江宁学堂读书。沈娘派人接他回来,给他穿上长衫大褂,戴上插有雁翎的紫红色礼帽,去迎娶盐区吴三才家的小闺女吴梦瑶时,沈娘在盐区最豪华的望海楼大饭店,摆了一天一夜的流水席。
  沈娘守寡20年。她为儿子所办的那场婚宴,盛世空前。
  而同是盐区大户的吴家,为攀上沈维那样一位有学识的乘龙快婿,送上了十里红妆。梦瑶出嫁当天,送亲的队伍,吹吹打打,浩浩荡荡,抬的抬、扛的扛,金龙起舞一般,蜿蜒数里。所陪送的嫁妆,大至床桌器具、箱笼被褥,小到脚桶果盒、鸟笼埕罐,应有尽有,一应俱全。
  婚后,沈维曾一度缠绵于新婚燕尔,犹犹豫豫地不想回校读书。
  那时间,日本人已经占据了东三省。国内许多热血青年,纷纷报名参军,保家卫国去了。而沈维偏偏在这个时候,迎娶了他的娇妻吴梦瑶。关键的时候,还是梦瑶的一句话,激发了沈维的一腔爱国之情。
  梦瑶说:“好男儿,志在四方!”
  沈维脸红脑热了一番后,拳头一握,夸赞夫人道:“说得好!国难当头之时,我身为血性男儿,岂能缠绵于娘子的被窝里。”随后,沈维别离了娇妻、老母。
  可,谁能料到,沈维这一去,四年没了音信。
  其间,沈娘一直认为他的儿子在江宁学堂读书。直到有一天,一个跑江宁的盐贩子告诉沈娘,说她的儿子跟着孙传芳的队伍打仗去了。沈娘为此一惊!但是,沈娘并不相信这是真的。沈娘跟儿媳梦瑶说,别听他们胡说,咱们家的沈维就在江宁读书,他那么一个文弱书生,怎么会去扛枪打仗呢?擅窝嫠吣,江宁学堂早已停办了。也就是说,那个盐贩子所说的话是真的。
  当下,沈娘差点晕过去。她想不明白,他那白面书生的儿子,怎么会去当兵打仗。
  这以后,沈娘便关注起各地战况。
  忽一日,沈娘的儿子穿着一身将校呢,带着一个“军花”来到盐区。沈娘这才知道,儿子在外面又娶了一个女人。她叫杨采西,是沈维陆军大学的同学。
  原来,沈维从江宁学堂弃笔从戎以后,投身到陆军大学研读军事。其间,与这位杨小姐产生了爱情。
  眼下,杨小姐已怀有身孕。此番,沈维带她回乡,一是拜见高堂,再就是生育腹中的孩子。没想到沈娘闭门不见,她不准儿子及那个身怀六甲的儿媳进门,并派丫鬟传出话去,说她们沈家,要的是媳妇,不要军人。
  杨小姐当即脱下军装,与沈维并肩跪在沈宅的大门外,恳求沈娘认领她这个儿媳妇。随后,跟随沈维而来的几十号卫兵,全都陪他们的长官及长官的太太一同跪下了。
  沈家丫鬟站在阁楼上观望,看到院门外跪成黄压压一片,赶忙回去禀报。梦瑶得知外面的场景,告诉丫鬟:“快去告诉俺娘。”
  显然,在这个家里,一切还是沈娘说了算。
  沈娘态度坚决,让儿子休掉那个身着“黄皮”的妖精。
  而此时,门外已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人。他们中,大都是吴家那边派来探听动向的门客。
  沈公子家有娇妻,可他外出几年,猛然间带回这么一个身怀六甲的娘们,吴家那边,当然要看沈家如何处置。
  当时,社会已经维新,政府不提倡一夫多妻。也就是说,此时,沈家若是接纳了那个娘们儿,他们吴家的梦瑶,就要面临被休掉的可能。那样,吴家人当然不让。
  而盼夫心切的梦瑶,眼见自己的夫君来到家门,而不能相亲相见!心中既苦涩又煎熬。她守在西厢房内坐立不安,一会儿问丫鬟,门外的人是否还在那儿跪着;一会儿又问丫鬟,娘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态度。得到的回答,没有一个是梦瑶所满意的。
  如果说,起初沈娘不让儿子带着外来的媳妇进门,梦瑶还为之庆幸。而此时,夫君在门外已经跪了整整三个时辰。她不忍心那个令她昼思暮想的人儿,再这么跪下去了,便指派丫鬟,去把院门打开!
  当沈维挽着他的太太,在正堂见到抹泪的老母时,他再次“扑通”一声,给母亲大人跪下了,沈维想对娘说,他与现在的杨小姐是自由恋爱,但他又怕母亲不理解,沈维长跪在母亲面前,含着热泪说:“娘呀,都是儿子的错,让你老人家伤心了!”
  沈娘轻叹一声,说:“傻儿子呀,你爹死后,我们孤儿寡母相守二十多年,盼的就是你娶妻生子的这一天,而今你给娘领来一个怀有身孕的媳妇,这是娘求之不得的喜事,你若有本事,娶上三房六妾,给娘生出一大群孙子、孙女,娘才高兴呢!”说话间,沈娘让人搀起眼前的杨小姐,要过她白皙细嫩的手,疼爱有加地摸了又摸,随之,沈娘的话题一转,说:“儿子眼下,为你而伤心的不是娘,而是你十里红妆娶进门来的媳妇,你去西厢房跪你媳妇吧!”
  沈维听娘这么一说,当即去西厢房拜见吴梦瑶。不料,此时的梦瑶,早已静静地悬在梁上。
  这一来,吴家那边闹上了门。他们砸门窗、推院墙,几度要把梦瑶的尸体抬到沈家的宗祠之上。其间,若不是沈维带来的那支卫队维持秩序,还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子。后期,有好事者出面调停,先是安慰吴家,人死不能复生;后又到沈家这边来做工作,让沈家的新媳妇杨采西改杨姓吴,顶替吴家死去的梦瑶身份。以此,给吴家人心灵上一丝慰藉。
  沈家的新媳妇杨采西,一一答应了。
  至此,杨采西,改名吴采西。
  而今,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盐区沈、吴两家,虽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。但,他们是儿女亲家。近些年来,双边关系还越来越亲密。

发表评论


  • <rp id="x0fmh"><object id="x0fmh"><input id="x0fmh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  • <li id="x0fmh"><acronym id="x0fmh"></acronym></li>

  • <legend id="x0fmh"><p id="x0fmh"></p></legend>
    <em id="x0fmh"></em>
  • <dd id="x0fmh"></dd>

    五分时时彩五分时时彩网址 鄢陵 | 高密 | 东营 | 台北 | 巴彦淖尔市 | 龙口 | 高雄 | 娄底 | 汉川 | 德州 | 醴陵 | 阿里 | 香港香港 | 诸城 | 和田 | 定西 | 海安 | 大兴安岭 | 常德 | 天水 | 昌吉 | 海东 | 迁安市 | 汉川 | 铜陵 | 招远 | 晋中 | 菏泽 | 陕西西安 | 济南 | 贵港 | 吉林 | 阳泉 | 明港 | 庆阳 | 宜都 | 石狮 | 温岭 | 安阳 | 临海 | 永州 | 驻马店 | 常德 | 武威 | 芜湖 | 泰安 | 惠州 | 株洲 | 张家界 | 衡阳 | 安岳 | 长垣 | 韶关 | 阿里 | 黄南 | 庄河 | 宝鸡 | 宁德 | 泸州 | 延边 | 香港香港 | 赤峰 | 大连 | 延边 | 灵宝 | 普洱 | 白银 | 眉山 | 克孜勒苏 | 博尔塔拉 | 天长 | 渭南 | 单县 | 绍兴 | 宝鸡 | 台湾台湾 | 灵宝 | 泰兴 | 哈密 | 海丰 | 海西 | 阜阳 | 惠东 | 山西太原 | 仙桃 | 寿光 | 惠州 | 章丘 | 德州 | 乌兰察布 | 凉山 | 汉中 | 南通 | 江苏苏州 | 禹州 | 厦门 | 襄阳 | 鹤岗 | 庄河 | 义乌 | 高雄 | 慈溪 | 基隆 | 邵阳 | 南安 | 海北 | 贺州 | 平顶山 | 张家口 | 嘉兴 | 宜昌 | 淮南 | 定安 | 六盘水 | 三河 | 鹤岗 | 云南昆明 | 孝感 | 长治 | 大庆 | 高雄 | 茂名 | 宜春 | 吉林 | 鄂尔多斯 | 宁国 | 威海 | 三亚 | 黔南 | 常州 | 广元 | 博尔塔拉 | 那曲 | 汕尾 | 广州 | 辽阳 | 嘉善 | 自贡 | 酒泉 | 保定 | 临夏 | 陕西西安 | 永康 | 喀什 | 呼伦贝尔 | 五家渠 | 双鸭山 | 景德镇 | 台北 | 儋州 | 神木 | 河源 | 沧州 | 黄石 | 遵义 | 丽江 | 湘潭 | 防城港 | 绥化 | 海丰 | 三亚 | 柳州 | 赣州 | 伊犁 | 阿勒泰 | 雅安 | 贵州贵阳 | 澳门澳门 | 厦门 | 抚州 | 赵县 | 禹州 | 诸城 | 湘潭 | 焦作 | 寿光 | 通化 | 阜新 | 德宏 | 禹州 | 伊春 | 深圳 | 菏泽 | 茂名 | 上饶 | 神农架 | 保山 | 晋中 | 丽江 | 黔南 | 通辽 | 台湾台湾 | 台山 | 漳州 | 宁夏银川 | 深圳 | 兴安盟 | 七台河 | 大庆 | 贺州 | 苍南 | 揭阳 | 启东 | 晋城 | 肇庆 | 吕梁 | 吴忠 | 玉溪 | 凉山 | 崇左 | 定州 | 瓦房店 | 吕梁 | 遂宁 | 海南 | 延安 | 延边 | 泸州 | 佛山 | 淮安 | 陵水 | 海安 | 许昌 | 乳山 | 平凉 | 济宁 | 乐清 | 遵义 | 嘉善 | 曹县 | 南安 | 崇左 | 保定 | 株洲 | 东莞 | 梧州 | 琼中 | 醴陵 | 衡水 | 廊坊 | 烟台 | 铜川 | 伊犁 | 东营 | 安岳 | 克孜勒苏 | 平顶山 | 莆田 | 辽源 | 醴陵 | 林芝 | 通辽 | 武威 | 枣庄 | 海安 | 厦门 | 淮安 | 天门 | 益阳 | 吉林 | 新余 | 仁寿 | 果洛 | 天水 | 靖江 | 桂林 | 日喀则 | 昌都 | 长葛 | 遂宁 | 徐州 | 山西太原 | 眉山 | 泉州 | 惠东 | 仁怀 | 天水 | 舟山 | 武夷山 | 新余 | 萍乡 | 西双版纳 | 桓台 | 海宁 | 柳州 | 锦州 | 洛阳 | 阿克苏 | 柳州 | 温州 | 湖州 | 莱州 | 济南 | 阜阳 | 福建福州 | 肥城 | 广西南宁 | 三沙 | 本溪 | 大庆 | 台湾台湾 | 江门 | 神木 | 梅州 | 垦利 | 呼伦贝尔 | 三沙 | 惠东 | 汝州 | 毕节 | 株洲 | 澳门澳门 | 江苏苏州 | 高雄 | 库尔勒 | 张掖 | 高雄 | 儋州 | 苍南 | 丽水 | 咸阳 | 内江 | 清远 | 新泰 | 黄石 | 屯昌 | 益阳 | 阳泉 | 乳山 | 昌吉 | 神木 | 基隆 | 新余 | 乐清 | 德阳 | 大庆 | 乌海 | 苍南 | 日喀则 | 眉山 | 铜仁 | 中卫 | 深圳 | 塔城 | 阿勒泰 | 邯郸 | 陇南 | 德州 | 玉环 | 绍兴 | 济宁 | 柳州 | 庄河 | 丹阳 | 天门 | 南阳 | 宁德 | 迪庆 | 大同 | 日喀则 | 温州 | 沭阳 | 临沧 | 铜川 | 十堰 | 丽江 | 固原 | 新疆乌鲁木齐 | 临沧 | 湛江 | 南充 | 呼伦贝尔 | 吐鲁番 | 徐州 | 靖江 | 台山 | 潜江 | 汉川 | 江西南昌 | 吕梁 | 阳泉 | 阜新 | 枣庄 | 瓦房店 | 迁安市 | 东莞 | 陕西西安 | 东莞 | 绍兴 | 五家渠 | 佛山 | 凉山 | 邵阳 | 洛阳 | 南平 | 钦州 | 三河 | 洛阳 | 新余 | 庄河 | 澳门澳门 | 岳阳 | 泗洪 | 贵港 | 石嘴山 | 广西南宁 | 龙岩 | 白山 | 中卫 | 顺德 | 乐平 | 昆山 | 邵阳 | 南通 | 衡水 | 吴忠 | 辽源 | 巴音郭楞 | 江苏苏州 | 临海 | 珠海 | 吐鲁番 | 澄迈 | 兴化 | 平顶山 | 厦门 | 昌都 | 广汉 | 丹阳 | 龙岩 | 新乡 | 保山 | 广州 | 信阳 | 湖北武汉 | 香港香港 | 澳门澳门 | 海北 | 包头 | 朔州 | 滁州 | 六安 | 保定 | 遵义 | 陕西西安 | 威海 | 吉林长春 | 龙岩 | 瑞安 | 宿迁 | 南阳 | 连云港 | 宣城 | 诸城 | 吐鲁番 | 武夷山 | 莱州 | 漯河 | 秦皇岛 | 巴中 | 东台 | 五指山 | 眉山 | 迪庆 | 东台 | 晋江 | 邯郸 | 河源 | 鄢陵 | 山南 | 湘西 | 灌云 | 宁波 | 甘孜 | 济南 | 韶关 | 常州 | 三河 | 沛县 | 佛山 | 安岳 | 海宁 | 启东 | 南平 | 黄冈 | 茂名 | 保定 | 株洲 | 启东 | 衡阳 | 东阳 | 池州 | 馆陶 | 昭通 | 巴彦淖尔市 | 抚顺 | 张家口 | 十堰 | 莱州 | 海西 | 宁德 | 台北 | 灌南 | 启东 | 黔东南 | 商洛 | 南通 | 瓦房店 | 大理 | 海南海口 | 高雄 | 咸阳 | 金华 | 四川成都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庆阳 | 宁夏银川 | 张家口 | 雄安新区 | 宁德 | 改则 | 大庆 | 和县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辽源 | 迁安市 | 防城港 | 无锡 | 改则 | 鄢陵 | 汝州 | 莆田 | 宜都 | 定州 | 济宁 | 海拉尔 | 洛阳 | 甘孜 | 桓台 | 张掖 | 大连 | 三沙 | 博尔塔拉 | 黑河 | 湖州 | 莱芜 | 马鞍山 | 商丘 | 泗洪 | 灌云 | 荆州 | 苍南 | 高雄 | 香港香港 | 黄山 | 泸州 | 定安 | 周口 | 鹰潭 | 高雄 | 宿州 | 河南郑州 | 连云港 | 乐山 | 商洛 | 包头 | 和田 | 桐乡 | 浙江杭州 | 江门 | 台州 | 吴忠 | 揭阳 | 日照 | 鞍山 | 陕西西安 | 晋中 | 杞县 | 揭阳 | 昌都 | 中卫 | 澄迈 | 包头 | 台山 | 济南 | 五家渠 | 泸州 | 乐清 | 连云港 | 保亭 | 南京 | 滁州 | 海南 | 铜川 | 澳门澳门 | 双鸭山 | 大兴安岭 | 吉林 | 清徐 | 山东青岛 | 桂林 | 达州 | 汉川 | 日喀则 | 绥化 | 青海西宁 | 大连 | 常州 | 如皋 | 包头 | 陇南 | 台中 | 海西 | 玉环 | 鹤壁 | 南通 | 临猗 | 海西 | 吉林 | 项城 | 德清 | 东阳 | 芜湖 | 项城 | 张掖 | 东营 | 娄底 | 诸暨 | 明港 | 临海 | 湖北武汉 | 丹阳 | 宝应县 | 湛江 | 临沂 | 荣成 | 邹城 | 海北 | 慈溪 | 白山 | 黄冈 | 阜阳 | 丽水 | 扬中 | 珠海 | 包头 | 锡林郭勒 | 鄢陵 | 深圳 | 莒县 | 百色 | 正定 | 包头 | 新余 | 和田 | 台北 | 珠海 | 台湾台湾 | 金昌 | 库尔勒 | 嘉峪关 | 乌海 | 石河子 | 琼中 | 宁波 | 大理 | 桓台 | 吴忠 | 信阳 | 兴安盟 | 海北 | 六安 | 吐鲁番 | 东方 | 景德镇 | 常德 | 桂林 | 龙口 | 平潭 | 佛山 | 三亚 | 陵水 | 湖州 | 陵水 | 安阳 | 秦皇岛 | 黑龙江哈尔滨 | 怒江 | 博尔塔拉 | 陇南 | 资阳 | 六盘水 | 禹州 | 建湖 | 鹰潭 | 济宁 | 张家界 | 汉中 | 芜湖 | 临汾 | 昌吉 | 玉林 | 承德 | 云南昆明 | 镇江 | 临汾 | 惠东 | 海门 | 章丘 | 沭阳 | 鄂尔多斯 | 张家界 | 锡林郭勒 | 许昌 | 吉林长春 | 天水 | 扬州 | 丽江 | 正定 | 瑞安 | 醴陵 | 公主岭 | 南安 | 赣州 | 深圳 | 信阳 | 曲靖 | 巴彦淖尔市 | 承德 | 临夏 | 广元 | 雅安 | 克孜勒苏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赤峰 | 禹州 | 惠州 | 商洛 | 张北 | 巢湖 | 阿勒泰 | 焦作 | 白沙 | 鄂尔多斯 | 固原 | 白沙 | 商丘 | 惠东 | 湖南长沙 | 延安 | 枣阳 | 宣城 | 肇庆 | 海门 | 安阳 | 新沂 | 衢州 | 铁岭 | 宜宾 | 桂林 | 天长 | 酒泉 | 吉林长春 | 孝感 | 武威 | 安阳 | 曲靖 | 六安 | 鄢陵 | 佳木斯 | 金坛 | 东莞 | 湖北武汉 | 德阳 | 常德 | 黔西南 | 台南 | 三明 | 珠海 | 任丘 | 五家渠 | 靖江 | 任丘 | 姜堰 | 秦皇岛 | 常州 | 河池 | 青州 | 项城 | 汕头 | 东台 | 红河 | 寿光 | 玉溪 | 吐鲁番 | 临猗 | 河南郑州 | 大庆 | 巴中 | 石狮 | 铜陵 | 枣庄 | 内江 | 曲靖 | 黑龙江哈尔滨 | 鄢陵 | 咸宁 | 安阳 | 黄石 | 昌吉 | 东海 | 葫芦岛 | 延安 | 本溪 | 顺德 | 宁德 | 霍邱 | 灌云 | 永新 | 潜江 | 丹东 | 瓦房店 | 杞县 | 安康 | 淮安 | 安庆 | 大庆 | 桂林 | 东营 | 黄冈 | 衡水 | 汕头 | 韶关 | 资阳 | 长垣 | 三沙 | 韶关 | 红河 | 珠海 | 汝州 | 文昌 | 塔城 | 昭通 | 仙桃 | 巢湖 | 绵阳 | 临海 | 鹰潭 | 乐平 | 衢州 | 三亚 | 宜宾 | 五指山 | 莆田 | 淮北 | 南平 | 四川成都 | 铜陵 | 潍坊 | 保定 | 黄南 | 宁德 | 赤峰 | 厦门 | 诸暨 | 唐山 | 阿拉善盟 | 湖南长沙 | 宜昌 | 临海 | 兴安盟 | 周口 | 三河 | 岳阳 | 大丰 | 固原 | 扬中 | 霍邱 | 阜新 | 荣成 | 山西太原 | 莆田 | 象山 | 绍兴 | 中卫 | 博尔塔拉 | 宜昌 | 庆阳 | 佳木斯 | 象山 | 信阳 | 文昌 | 潍坊 | 海安 | 怀化 | 山南 | 阳泉 | 龙岩 | 阿坝 | 大兴安岭 | 宿州 | 南通 | 临猗 | 永州 | 崇左 | 通辽 | 黄石 | 汉中 | 资阳 | 赣州 | 亳州 | 金华 | 琼中 | 无锡 | 上饶 | 大庆 | 张掖 | 随州 | 池州 | 襄阳 | 东营 | 慈溪 | 黄南 | 锡林郭勒 | 新余 | 乐清 | 忻州 | 朝阳 | 铜仁 | 临汾 | 鞍山 | 保定 | 博尔塔拉 | 河南郑州 | 南通 | 徐州 | 百色 | 仙桃 | 毕节 | 甘肃兰州 | 海安 | 单县 | 韶关 | 克拉玛依 | 周口 | 铜川 | 建湖 | 青州 | 秦皇岛 | 泰州 | 东莞 | 宝应县 | 晋中 | 青州 | 福建福州 | 苍南 | 枣阳 | 唐山 | 三门峡 | 惠州 | 攀枝花 | 濮阳 | 湘西 | 河源 | 新余 | 东方 | 绵阳 | 池州 | 攀枝花 | 台州 | 北海 | 淮南 | 荆州 | 河池 | 遵义 | 天水 | 鹰潭 | 邯郸 | 三河 | 崇左 | 鞍山 | 宝鸡 | 诸暨 | 临夏 | 阿勒泰 | 肇庆 | 怀化 | 招远 | 平潭 | 辽阳 | 阿坝 | 黄南 | 屯昌 | 景德镇 | 张家界 | 宿迁 | 德阳 | 芜湖 | 铁岭 | 伊春 | 沭阳 | 三沙 | 承德 | 海安 | 广州 | 吉安 | 龙岩 | 阿里 | 丽江 | 鹤岗 | 巴彦淖尔市 | 乳山 | 新乡 | 周口 | 三门峡 | 塔城 | 屯昌 | 安顺 | 克拉玛依 | 吉林 | 文昌 | 浙江杭州 | 青海西宁 | 阜新 | 鹤岗 | 灌南 | 七台河 | 恩施 | 衡阳 | 昆山 | 蓬莱 | 商丘 | 德宏 | 东营 | 桂林 | 库尔勒 | 淮安 | 顺德 | 高雄 | 汉中 | 葫芦岛 | 武安 | 潜江 | 海南海口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燕郊 | 湛江 | 茂名 | 吕梁 | 朔州 | 宜春 | 上饶 | 大庆 | 遵义 | 鸡西 | 定安 | 潍坊 | 岳阳 | 厦门 | 天门 | 沭阳 | 哈密 | 诸暨 | 阿拉尔 | 莒县 | 招远 | 五家渠 | 随州 | 衡阳 | 遵义 | 惠州 | 雅安 | 滕州 | 阿拉善盟 | 枣庄 | 马鞍山 | 深圳 | 温岭 | 安徽合肥 | 乐清 |